华丽丽的A梦

POST.A梦的小号,那边比较三次元,这里就当做二次元交流和山组仓库的管理。感谢关注。

不再画了

 不知想说什么,结果说了很多。

 

  大学刚刚毕业的时候,就想过,【不再画了】,学习的是动画专业,在不停的学习和老师的教导中发现,喜欢和工作是两件相差很多的事情。一个人可以喜欢做很多事情,却只能选择一个工作,一个人可以对喜欢的事情时而热情时而冷淡,却依然要每天在同样的时间起床上班。年轻时候总是在同学之间聊着不切实际的幻想,说着【喜欢的事情能变成工作的话简直是幸福】,长大之后发现这句话并不是这样单纯。

 

  刚刚毕业的时候,发现自己力不从心,国内动画的就业环境并不是梦想的那样,想要去留学,查了资料和学费就放弃了。因为知道就连最后一年的大学学费,其实都是管亲戚借的。因为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刚刚上小学的亲妹妹,她还有很多年的学费等着要付。而我大概,必须去工作了。

 找不到方向,不知道做什么。

 就是我总和别人开玩笑说,我找了整整两年自己的那段时间。大概从旁人看来,就是没有工作,每天都在画同人,看小说,电影,电视剧,跑步,出去玩等等。看起来是一段令人羡慕的日子。却每天在太阳下山时都期盼这样无用的自己能死去,在太阳升起时又悲伤的发现自己还活着。每天都想迈出新的一步,却只是围着操场原地转圈,路边的花开了又谢,树叶从绿到黄。

 那时就想,【不再画了】,或者说,不再天真的认为,喜欢的东西能当工作了。比我画的好的人很多,比我更有人格魅力的更多,比我有阅历的人更多。不选我,选别人是理所应当,所以我的画,是没有什么竞争力的。如果工作的话,就不画了。

 

  抱着毕业一样的念头,让自己最后的自由时间扑在同人上,爱个作品,饭个CP,怎能不为他们画个故事?不然我觉得,无法让自己安然的结束,所以努力的在仅有的时间出了一本,画的惨不忍睹,却觉得自己尽力了。很开心。

 那时候,很久不见的发小来找我,她看着我幼稚的不行的绘画和故事说【你还在坚持画画,你一点都没变呢】。那句话在我心里回响了很久。让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泪流满面。那时候决定了一些事情,让我坚持至今的事情。大概就是【不对自己说谎】【尽全力做到最好】【不让身边的人失望】。那之后猛学了一段时间漫画,仅仅是为了画同人,因为不让自己满意,就骗自己说因为我不是专业的,我有这份心就够了的话,将来有一天会后悔的。所以努力的研究每个分镜,为了方便查阅,直接买了当时到最新话的台版实体书全套,尾田之后是井上,因为都是我敬佩的老师,所以不想只是单纯的欣赏,想知道,为什么可以这样?为什么画成这样?怎样可以表达的更好。每天每天想的都是如何把故事变成分镜,怎样的台词能最精简的表达感情。尽了力。虽然画画的天赋也就是那样了,所以画的美观,也就那样了,比起画出来,把脚本记下来是更加快的,也是变成了现在写文的前身,其实每一篇,都是漫画脚本,因为很少描写意境,大都是动作,其实最开始,它们都是漫画脚本。

 

 满足的出了几本在当时的自己看来,不管是绘制还是故事还是分镜,都已经尽我之力了的本子,终于可以安心的工作了。试着投了简历。

 没想到一发就被选中面试,认识了至今都在我生活中占据很大空间的啪殿,组长,凯丰和茉茉。刚起步的工作室,也就那样。吊儿郎当,反正比起工资,大家觉得每天见面,聊天,说着些不切实际的企划,梦想着有天飞黄腾达更加有趣。那段时间每天都是快乐的,阳光总是很灿烂。

 大约两年,最终因为一些原因,公司解体了,工作室也裁员了,虽然我们几个是剩到最后的人,但依然觉得,也许再努力一下,还能东山再起。直到老板把解除雇佣的同意书放在我们面前。

 失去了工作,但至少还有明天,不行我就自己在家接单,画图!当时是这样想的。也接了大大小小的一些稿件,加上之前卖同人本的钱,勉强够自己的零花。当然住在家里,所谓零花,也就是吃吃喝喝玩玩。开始是快乐的。渐渐的发现,除了年纪在增长,其他什么都没有变。自己和两年前那个一圈一圈绕着,幻想着冬去春来的中二病没有任何长进。说好不再对自己说谎的。

 家人总是对我质疑着。这样下去,真的能生活么。总是会发展成激烈的争执,总是用自认为有理有据的自由旗帜来武装自己。后来我发现,那是因为我怕了。如果不大声的反驳,我怕自己的耳朵会听见自己心里的声音,它会说【我这样下去真的可以吗?】所以大声喊叫,蒙蔽自己,再次欺骗了自己。年轻总是把过错归在别人身上。我不能用喜欢的事情当工作,是因为这个社会不好,因为行业不景气,因为人心不坦诚,等等。愤世嫉俗的觉得【喜欢的事情就是不能拿来当工作的!】因为它会被肮脏的利益玷污。

 

 然后,我就想,去学个什么吧,不是画画的什么,什么都行。不画画了,我可以去做别的,不是画画的任何事。我还是喜爱着绘画的,又或者说变成了习惯,一种只要闲时或者想要说笑时,就想用画面来让更多人也一起快乐的习惯。它也许改不掉了,所以我并不需要强求用它来挣钱,用工作来让自己与它全天相伴。只要我活着,它就在,这样就够了。突然就释然了,原来【喜欢的事情,是不一定非要变成工作的。】

  在我觉得终于找回了内心的平静的时候,决定还是学点什么,重新开始的时候,组长邀请了我。

  在组长的工作室也做了大概两年多,虽然真的也是混日子,没有什么大成果,但是和啪殿还有组长还有小虎和蠢蠢度过的每一天都很愉快和轻松。就像一个即将迈入成人殿堂的仪式。两年让我想通了很多事情,淡然了很多事情。一眨眼,就到了28。

  28岁,不想输给很多人,特别是比自己强的那些人,于是就像当时研究尾田和井上的分镜一样,不甘心又憧憬得看着翔君。不想输给他呢。在没有进步的地方继续维持着舒适的状态,其实就是在退步吧。

  那段时间的日志也总是充满负能量,也没有少被老妈责骂。回头想想,那个人总是给别人看到他的坚强和微笑,这样自怨自艾的自己,又输了呢。恶性循环一样,被喜欢的心情折磨着。

  连萧萧都来跟我说,如果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就往前进。

  这样的一句话,我都思考了很久很久。总是觉得,如果不能坚持眼前的事情,那即使抬头,也看不到方向吧,所以执拗的一拖再拖。并且跟前来挖角的凯丰说,如果不再组长这里做了,我就不想再画画了。最终凯丰用【你就试一下,当作是存钱,为了以后】说服了我。然后我搬了出来,一切都被老妈准备好了,不甘心却心怀感激的住进了新房子。

  虽然我始终觉得,自己的能力是不值得被这样对待的。却总是想起那时候自己告诉自己的,【要尽全力】。所以去了自己完全没接触过的手游工作室,第一个月也被凯丰勒令改了很多次稿。也因为比之前晚了两小时的下班时间,和多了一小时的路程而感到痛苦。但有时候会觉得,还好我是喜欢画画的,因为这样,我才会对一些小小的细节和设计在意,因为这样,我才能认真对待每张稿子,因为它们是我自尊的表现。

  前不久,和朋友说现在工作制度上的不如意,如果说换工作,我想,我还是会说,如果不在这里干了,我就不画画了,所以,再坚持一下。并不是说笑,是每天都这样真心的觉得,所以每天都想不让自己后悔的认真完成工作,也许,它就是我喜欢的绘画被当成工作的最后一张呢?但戏剧性的,总是有人会问,你要不想在现在的地方做了,可以到我这里来画画,明明画的不怎么样,却总有善良的朋友给我信心呢。我总是会说,再换工作,我就不打算画画了。然而现在的这句话,已经变得轻松无比。我今天还跟方方说,也许每次我都这么说,但是每次被邀请的新工作都还是画画,说着要尽全力,不想让别人失望,至少要先好好的对待眼前的工作,只能接下来,说不定一转眼,一辈子就过去了。

  如果真的这样也不错呢。

 

  比起年轻的时候,钻牛角尖般的握紧双拳想要得到答案,松开手掌后发现,答案一直在掌心。

 

============

…………好久没写东西……为什么日志写的跟小说似的。。。(就当是给未来的自己看吧,如果再次迷茫了,就来这里看。【不对自己说谎】【尽全力】【不让对方失望】。

评论(9)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