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丽的A梦

POST.A梦的小号,那边比较三次元,这里就当做二次元交流和山组仓库的管理。感谢关注。

非正式的SOLO图透。。。昨天画了地板,今天画了IC和RAIN。。。组合起来有奇妙的效果出现。。。

🙃开始带项目和对接以后,短短时间内,我都要产生严重的性别歧视了。。。。
  我要严肃的开地图炮了。
  感觉市面上的雄性,基本大部分都不适合统筹性的工作,比如项目经理…根本不能多方面考虑到各种情况下可能发生的事情并且在之前就考虑好2,3,4方案,甚至翻车的可能性。男性就只适合阶段性的专注型的做好眼前的一件事,比如和对方【谈成】生意,至于合作流程和时间节点。。。。你快特么给我回来吧,卧槽,当人都是打印机?当画师全翘着屁股等日呢?还加急,还很重要。。。很重要的话在和对方敲定时间之前就要慎重的来很负责具体制作人的确定好吗。
  然后反应上去,某头儿居然支支吾吾说,嗯。。。也不是每次都有这么大的项目啊,或者,这是因为你们手上现存可用的画师太少啦,你可快闭嘴吧。。。有特么再多的画师,周二告诉我们,周五要成稿也没可能啊,何况很多都是工作狗,下班才能画图。。。专职画师又嫌人家贵。除了自己想象的世界,能不能先回现实一下。考虑一下三种以上的可能性???

  以前老被人说我悲观,想象那么多不好的发展。我倒觉得,在商业角度上,你们太乐观。现在觉得。。。其实只是头脑简单(。🙃)

  除了这方面的性别歧视,还有日常对接画师上,虽然姑娘们脾气秉性各不相同,然而都是好好说话就会好好画好好交稿的人。幺蛾子的问了全是公的。天天告诉我「先给稿费,我才发图」……祖宗,又不是我私人包,我要手里有钱就给你了,财务一个月结一次,我特么解释多少次了,你丫是没上过班还是怎样?工资是你想结公司就给你发?还有一个给了大体规格问了价钱不合适,我就礼貌的表示和预算差太多可以以后再合作,对方又降价,但依然超,又要解释一遍这是预算我没办法,然后问我具体画啥,老娘花了好长时间给他截图给他讲解这个场景需要的内容尺寸,制作方式和注意点,打了尼玛好几百字,回我一个「我考虑下」…………我特么求你做呢????
  日了狗了这些带把儿的,就算隔着屏幕,能不能情商高点。节操也高点,觉得不合适就别做,要做就踏踏实实安安心心做,而且尼玛合同都签了,公章地址,连我私人手机号都在联系方式里面,还想怎么保障……。
  感觉真的很累。。。。。。精神疲倦。。。希望再也不跟男人合作(再次地图炮。)

好的发泄完了。。。依然要干活。。。。

看着大家纷纷更新,我只能贴贴智球了(。)

沉迷养猫,成为废人。。。。

  冒险和坚持,究竟那个可能成功呢,仿佛只是看前人的背影,一切都无法定论,只会摇摇摆摆。
  或者说,也许这个世界本就没有成功,人生的结局都是一样,而人生的过程又各不相同。如果这是一道数学题,我觉得在条件不同的状态下所求的答案是无法相互比较的;如果是一道文学题的话,我觉得每个人的答案都必定各有千秋。

  以前觉得,活着很容易,生活很难。但现在偶尔觉得,活着是很难的,但生活却很容易,一杯咖啡,一个温暖午后,一句问候,一颗安宁的心,暂时遗忘了工作的奔波,税金和房价的高昂,年老后的无助,遗忘了这些不安。我们就生活在了现在。

 

₍₍ ง(*Ӧ)ว ⁾⁾晒个智球儿日常~

PS,上次鞠桑说,两套衣服都是红蓝的,我还想,这次没有新的红蓝衣服出场了,结果发现自己的护肤品也是红蓝。。。。。

大家好,他的名字叫SATOSHI,小名智团儿~٩( ᐖ )۶他太可爱了,我要变成废人!

  不再能自己站起来,不能说话,不会简单的动作,只能动动手抓着手边的玩具,不再会笑,难受的时候只会哼哼,离不开抗生素,用鼻管进食,用尿管排尿,拉在床上。知道疼,却渐渐不知道告诉大家自己疼。见到我也不再有反应。这样还算是活着吗?
  我想,终于如我所愿把我忘记了吧。如果离开的时候,我不在的话,就不要想起我了。这样也很好。如果想我了,而我却不在,你该多伤心啊。

  突然有那么一天,昨天能记住的事情,怎么也记不清楚;昨天能登上的台阶,怎么迈不动步伐;昨天还能见到的老朋友,抬头只剩下黑白照片。
  很孤独吧,很怕被遗忘,也很怕遗忘吧。
  很难过吧,眼泪不停划过脸颊,是我听到的叹息。
  阴天的时候,回不到蓝天的思念,在城市中穿梭,每一个,每一个,每一个人。
  穿过身体时,就会留下眼泪。
  如果能留下就好了,活在我的身体和记忆里,延续。
  不会特别难过和寂寞,总要有人记得。总有人选择,不是创造生命,而是注视沙漏中最后一粒沙落下。不要特别难过和寂寞,因为我会记得。
  失去的,现在的和未来。

┌(┌ 、ン、)┐希望每个人拥有幸福和安宁。

我和自己和他

  有时候,我会离开自己的身体。有时候,人用自己眼睛没办法看清自己。离开自己的身体来看自己,就会明白很多。一些执着,一些原因。看清后再回来,才明白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在哪里。
  所以我想,在离开身体之前,我是难过,不甘心的。
  离开之后,我想,这个人为什么会喜欢他呢?对他的爱是怎样的呢?一个连自己都不会爱并且不会珍惜的人,为什么爱上了那样一个男人呢?
  啊,原来是他让我试着爱上自己,爱上了爱上他的自己。
  一段没人愿意提及的失败婚姻的产物,没人祝福的生日,因为与他同天,而让这天重新有了意义。让我也有一个理由让自己认为这一天是特别并且快乐的。
  但始终无法超越,无法承认自己对于自己是更重要的,觉得他对于自己是更重要的,就像救命恩人。所以一直在暗暗的努力。如果一定要总结这份感情,大概之于我,他就像一个情敌。让我无法爱自己的巨大情敌,因为我始终会更爱他,因为我赢不了他,所以我不会爱上我。
  这样的感情很奇妙,明明那些一个人漫长的年岁,是我一直陪着自己,明明付出更多时间和信任的人是我,而我却输给了另一个人。大概我最终决定站起来,决定结束不再出门的生活,决定结束甚至想毁掉自己声音的生活,结束想结束自己的生活。走出了一步,为了爱。为了挽回自己的爱,让自己重新爱上我而站起来。所以不想输。
  有时候,我会跟朋友说「我怎么这样好,我好爱自己」。那不只是单纯的自恋。而是我终于试着,爱屋及乌的重新爱上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和事,和自己所在的世界。重新爱上自己,发现自己的好是这样幸福的事。
  所以我感谢他,也不想输给他,作为一个我心理上的对手,我希望他永远如一个强大的敌人和明灯一般,在我遥不可及的地方闪亮。作为一个让我重新站起来战斗的恩人,我也希望他拥有他所要的幸福,然后继续作为我的对手和方向,遥远闪亮。
  也许某日。当他离开擂台,或者我疲于战斗,停下了脚步时。会发现,我已经足够好到让自己深爱自己,我已经陪伴自己足够到不会枉过此生。到那天,我一定会发自内心的说一句谢谢。谢谢你。

  所以还不到你离开擂台的时候,而我还没找回自己全部的爱。这场无胜的战斗,胜利是我们都挺直腰板死去。


我想,大概因为我于他的爱是这样矛盾又从一,这样宁静又激烈,所以就算有些动摇,我也无法离去,不是不愿,只是不能。我不能丢下还在擂台上为了取回我的爱而战斗的自己,也无法离开闪闪发亮的他。

这场战斗还没结束。因为我爱你,因为我爱自己。

这就是我曾经说过的,我自大的扭曲的偶像观。

曾经看过一句话,说水瓶座的人是最现实主义,也最浪漫主义的。他们靠着梦想生存,取走性命并不能杀死他们,夺走梦想和战斗的能力才会杀死他们。

请一定要过得更好,请一定要拥有幸福和梦想。因为与你和自己战斗,是我生存的食粮。

  给,我爱的sho

我想应该是没有准备好,或者并不想迈出一步,现实中的自己比想象的更要小心翼翼,或者就这样缓慢改变着,用比常人慢太多的速度,长大。